生意人为什么要买枪?浙江台州涉案人数最多涉黑案判决 2019-07-18

    昨天下午,临海市朱某等38人特大涉黑系列案件在临海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。

     主犯朱某被判刑23年,剥夺政治权利4年,并处罚金45万元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其余37名被告人被判处4年到13年6个月不等的刑罚。

     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台州判决的涉案人数最多的涉黑案件,也是临海判决的首起涉黑案件。

     也是浙江省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朱某,何许人也?

     他是个前科累累的流氓头子。从小有个“老大”梦,初中还未毕业就辍学在家,和一帮所谓的兄弟混迹于杜桥街头巷尾,寻衅滋事,打架斗殴,号称“牌门十八兄弟”。

     1992年,21岁的他因犯流氓罪被临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
     出狱后,他不知悔改,混迹于赌场,放倒款、开设赌场牟利,2010年3月又因犯聚众斗殴、开设赌场罪被临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。

     然而“二进宫”不但没有浇灭他称霸一方的野心,反而成了他混社会的资本。在监狱中他就积极结交狱友,展望“辉煌”人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2013年7月,再次出狱的他已经42岁,带着“壮志未酬”的情怀,重操旧业。

     2016年6月8日,他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、弹药罪被临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;

     2017年12月29日,因犯非法买卖枪支、弹药罪,聚众斗殴罪,敲诈勒索罪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非法拘禁罪,故意毁坏财物罪被临海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。

     2018年年初,正当朱某等人不服判决向上级人民法院上诉时,中央政法委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扫黑风暴席卷全国。

     临海市公安局在上级指导下,严格根据工作部署对近年打处的涉黑涉恶案件进行回头看,深入排查漏罪漏犯,新掌握朱某等人多起违法犯罪线索。

     2018年2月,台州、临海两级公安机关重新成立专案组,立足原有材料,对朱某犯罪团伙深入侦查,拓案拓线。经公检法等单位共同努力,最终彻底打掉这个盘踞在临海市杜桥辖区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一条涉枪线索 牵出一个黑恶团伙

     2016年5月19日,临海市公安局接到广东惠州警方传递的一条涉枪线索:临海人“欧利”2015年通过中间人在广州购买过两把仿六四手枪。

     涉枪线索,非同小可。临海市公安局高度重视,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核查,发现“欧利”就是杜桥人朱某,其对外身份为玺彤基础工程有限公司、宜信通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、临海市玺彤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。

     一个生意人为什么要买枪?

     专案组通过秘密摸排外查,发现朱某的公司名为公司,并无实业,实际从事放高利贷业务,还养有众多小弟为其讨债,涉及聚众斗殴、非法拘禁等多起隐案。

     2016年6月7日,临海市公安局组织警力火速出击,抓获朱某等相关涉案人员二十多名,并成功追缴回仿六四手枪2支,子弹5发,扣押了大量的砍刀、铁管、迷彩服等工具及公司账本账目。

     扣押的砍刀等作案工具

    

     通过深入调查,该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被一一查清。

     开赌场攫金

     招兵买马壮大势力

     2013年8月份,出狱没多久的朱某利想再次在社会上站稳脚跟,亟需手头有钱。于是他重操就业,在杜桥某宾馆开设赌场,并招揽自己的狱友参与赌场管理、服务。不到一个月,赌场就抽头渔利二十多万元,他成功攫得出狱后的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 很快,他利用这笔钱盘下杜桥镇富南路的一家黄金交易公司店面,并以“做会”的形式民间融资45万元,当作放高利贷的本钱。

     赌博作为社会毒瘤,屡禁不绝。社会上的赌徒们成了朱某黄金交易公司的主要客户。放给赌徒的高利贷是按日还款的。

     借款一万元,利息每日100元,借款周期如约定10天则每天还款1100元,借款周期20天则每日还款600元。

     由于熟门熟路,很快,朱某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为了有更多的周转资金,他又向他人借了几百万元,允以高额利息(一万元每天利息10-15元,相当于3-5分利)。

     就这样,高息借款,又以更高利息放贷,他的无本买卖给他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。

     随着放高利贷业务增长,不能如期收回高利贷的情况增多,朱某陆续又网罗了不少狱友,前科劣迹人员,社会闲散,充当公司员工,给他们发工资,帮忙催讨债务。

     他深谙管理之道,清楚想要做大做强必须有严格的组织纪律。因此,他对手下的小弟进行公司化管理,上下班要打卡签到,请假也要履行书面审批手续,甚至还制定了《玺彤名下员工守则制度规范》,用以规范员工日常行为。为了激励他们更卖力地帮他讨债,他许诺参与讨债者能获得提成百分之十。

     朱某还通过各种方法加强组织力量,拉拢组织成员。当手下小弟为了公司的事被公安机关拘留了,他会组织人员到拘留所看望、慰问,并且给他们送去两三千元的加菜钱,让他们感受到“组织”的温暖。

     若是小弟犯下事情,他也会出面摆平。2015年1月,他手下小弟约对方吴某到玺彤公司商谈交通事故赔偿事宜,双方没谈拢反而引发了一场斗殴。吴某被打骨折,构成轻伤一级。为了使手下小弟免于牢狱之灾,朱某出面调解,最后掏钱二十多万将该案私了。

     平时,朱某与手下们称兄道弟,组织成员们都叫他一声“大”。他自己也很享受这个“大”的身份。每次公司开会,朱某让其他成员全部站在他的对面接受训话,他一个人坐在老板椅上发号司令,体验作为老大的快感。

     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,朱某更加野心勃勃。公司不但购买大批各类砍刀、钢管等凶器用于追讨债务,2015年7月份,还通过中间人在广东购买了2把仿六四手枪。

     追缴的两把手枪

    

     2016年4月份,他又在互联网上公开高薪招聘7人,这群人名为保安实为打手。并在杜桥镇一个村里物色了一个仓库,给他们当作训练场地,统一配置了迷彩服、战术背心、防割手套等装备,集中住宿,集中训练,集中管理,以秘密力量的方式受朱某直接指挥。

     有了这伙人后,朱某团伙战斗力爆增,也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展违法犯罪活动。

     训练基地查扣的统一服装

    

     放高利贷最大的风险就是收不回来。但朱某和他的手下们有他的套路,叫你不得不还。

     喷油漆、砸玻璃、高音喇叭全村播放等等,这些都是常规手段,专门对付找不到欠债人的。要是不幸被他们找到了,就只能乖乖还钱。

     2014年期间,赌徒小菊(化名)因赌博输钱向杜桥朱某的黄金交易公司先后借了高利贷2万元钱,约定分期归还。

     到期没有还钱的小菊每天被电话逼债,还被威胁说要绑架她的小孩,为此小菊常年躲避在外。

     2015年,小菊被朱某手下的讨债小组找到,他们将小菊带到山上威逼,恐吓再不还钱就将她扔进水库浸死。当天下午,小菊迫于无奈打电话让他儿子帮忙凑钱还了债。

     因为这事,家人无法忍受小菊借高利贷赌博,最后小菊夫妻离婚,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 同样被逼走投无路的还有王某,她被讨债人员抓住后带到了童寮水库边,车上一路言语恐吓,王某惊恐过度,直接扒开车门自行跳入水库中。最后讨债人员担心出了人命不得不将其救上岸。

     朱某收到汇报后安排手下倒贴2000元钱给王某,对其进行安抚,防止她到公安机关报警。王某自然不敢报警,后来东拼西凑也将欠款还上了。

     2013年向朱某借过高利贷的葛某跑路了。2015年朱某打听到他在北京落脚,就带着买来的手枪亲自带队追到北京讨债,最后讨回三十万元。

     这样讨了一段时间后,社会上逐渐流传着关于朱某讨债公司的威名,听说是他手下的人来讨债,都不得不想办法把钱还了。

     同时,一些债主也主动找上门来,委托朱某帮他讨债,讨到钱后双方按约定比例分成。因此,逐渐地,讨债公司的业务事实上分成讨“内债”(自己放的高利贷)和讨“外债”(帮别人讨债)两大部分,这两大收益也成了朱某涉黑组织的重要经济来源。

     横行乡里 称霸一方

     随着“威名”远扬,朱某不再满足于放高利贷、帮人讨债赚钱。他要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,扩大影响力。

     2015年,朱某开设了玺彤工程基础公司,试图染指土建工程。2015年5月初,想竞标临海市头门港新区道路配套一期工程,但他资质不够,便与中间人骆某商量好,由骆某通过有资质的公司出面参与投标,中标后将工程转让给他,到时给骆某一定的好处。

     然而,骆某参与的招标公司也因种种原因并未中标,朱某便翻脸不认人,认为骆某的过错导致未竞得工程,给他造成损失利润一百万元。通过威胁、逼迫,骆某不得不给朱某写下百万元的借条。

     骆某被朱某“请”到玺彤公司,逼其还债。骆某向朋友借了2万,又将自己的汽车抵押借了3万元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 2015年底,朱某入股杜桥某KTV,成为该KTV的实际管理者。平时经常带手下到KTV免费娱乐,一方面让他们感觉自己很有面子,另一方面实际上让他们为KTV护场。

     2016年4月的一天,顾客胡某因琐事打了一名KTV领班一个耳光。朱某得知消息后大发脾气,认为面子跌了,立即指挥手下十余人满街找人,最后将胡某及其女朋友找回并将他们非法拘禁到山上毒打,逼其认错。胡某不得已第二天又到KTV开了包厢,正式向他们赔礼道歉才过关。

    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。法院判决书显示,朱某等人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、故意毁坏财物、非法买卖持有枪支、敲诈勒索、开设赌场、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等违法活动,欺压残害群众。

     朱某及其组织成员,通过一系列的违法犯罪活动,在临海市杜桥镇称霸一方,许多群众因惧怕报复而不敢行使举报、控告权,严重危及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、财产安全,影响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 文|周玲琴 娄帆帆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19 尊亿娱乐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
张知人
地址: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第十四工业区
全国统一热线:18563696938